序分

佛说四十二章经

后汉迦叶摩腾、竺法兰同译

一九七四年宣化上人讲于美国加州三藩市金山禅寺



悬谈


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,这部经的名字有七个字,这七个字有通、有别。通,就是这一个“经”字,这是个通名,佛所说一切经典的通名就叫“经”。在“经”的上边又有一个别名,别名就是这一部经自己的名字,是一个特别的名字,和其他经不一样的名字。就好像我们人都叫人,这是一个通名;人又有自己的名字,姓张的叫张某某,姓李的叫李某某,都有一个自己的名字。佛说经也是这个样子,有通名,有别名。


“佛说四十二章”是这部经的一个别名,别名里边又分出来这部经是人法立题。“人”,佛是人;四十二章经,是“法”,所以叫人法立题。这部经是佛所说的法,佛的弟子在结集经藏的时候,把它一章一章地结集在一起,这也可以说是佛的语录,把佛所说的话聚集在一起,成为一部经。四十二章就是四十二段的语录。


这是最初传到中国的经,由迦叶摩腾、竺法兰两位尊者用白马驮经到中国,在洛阳那儿就造了一座白马寺。白马寺是皇帝造的,就是在汉明帝的时候。


汉朝时,佛法就传到中国了,这是佛教在中国最初的一个开始。可是当时中国盛行的是道教,佛教传到中国时,道教有一些道士就生了妒忌心,对皇帝说:“佛教是假的,是外国的宗教,不是中国的,所以不应该令它在中国流传,要把佛教赶出去!若不把佛教赶出去,就要来比较一下。”


怎么样比较呢?就是把佛所说的经典和道教所说的经典,放在一起用火烧。谁的经典若烧了,谁就是假的;谁的经典若烧不了,就是真的。


当时道教有一个道士叫褚善信,他是道教的首领,带着五百个道士把道教的经典、灵文都放在一起,就祈祷太上老君说:“道德天尊哪!您一定要显大灵感,令我们道教的经不要烧了,让佛教的经烧了。”


当时的道士很多有神通的──有能腾云驾雾的,有能飞天遁地的,有能隐形的。隐形就是你这么看着他在前面这儿,忽然间就没有了!这么样有本事的道士都有。他能藉着遁法──奇门遁甲就逃跑了,藉着道教这种的符呀、咒呀,就有很大的神通。


可是这时候用火一烧,怎么样呢?佛教的经典都没有烧着,都放光!佛的舍利也放五色的光,经典也放光到空中,好像太阳照耀世间似的。


而道教的经典呢?一烧就烧着,都被火烧没有了。能腾云驾雾的,也不能腾云,也不能有神通了;能飞天的,也不能飞天了;遁地的,也不能遁地了;能隐形的,也不能隐形了。他们的符咒也都不灵了,没有功效。这时候,道教的经典都被烧了,褚善信和费正清这些道士当场都气死了,他们这些徒弟也当场把头发剃去,有二、三百人都做了和尚。所以这是最初佛教和道教斗法,把道教斗失败了。


之后,迦叶摩腾、竺法兰这两位尊者就踊身虚空,现十八变,身上出火,身下出水;身下出火,身上出水;在虚空里走路,在虚空里躺着睡觉,在那儿现种种的神变。当时这一班人,连皇帝也都一起信了佛教。所以这一部经是很重要的,最初佛经传到中国,就是这一部经,因此今天和大家共同来研究这一部经典。


现在先讲一讲这个佛字,“佛”是梵语,具足叫“佛陀耶”,翻译成中文是“觉者”。觉有三种: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。


自觉和凡夫是不同的,凡夫是不觉。二乘人他能自觉,自己觉悟了,所以和凡夫不同。二乘人虽然能自觉,却没有觉他,你若再能觉他,这就和二乘人不同,这就是菩萨了。菩萨既能自觉,又能觉他;既能自利,又能利他。他看一切众生都平等,所以他自己觉悟了,也愿意一切众生都觉悟,这叫觉他。菩萨虽然能觉他,可是没能做到觉行圆满。佛是既能自觉,又能觉他,觉行都圆满了,因为三觉圆满,所以就成佛。


说,这部经是佛说的。“说”的意思是“悦所怀也”,就是把自己心里所欢喜的事情说出来,就觉得更欢喜了。


四十二章,这部经有四十二章,就是四十二段佛的语录,也就是佛所说四十二章的佛法。


经,这一个字具有贯、摄、常、法四种意思。“贯”就是贯穿所说义。好像一串念珠,把经的道理一个字、一个字贯穿在一起,这叫贯穿所说义。“摄”是摄持所化机,摄持所化的一切众生。怎么叫“常”呢?古今不变曰常。过去也不变,现在也不变,将来也不变,古今都不改变,这叫常。“法”,三世同遵曰法。三世就是过去世、现在世、未来世,三世都遵照这个法去修行,所以叫贯、摄、常、法。


此外又有“涌泉义”,好像水从地里涌出来了。又有“绳墨义”,绳墨就是一条绳,上面沾了墨,是木匠用来画直线的东西,这比喻经是法的准绳。经还有很多种的意思,“经”就是教人修行的方法,所以又有一个“径”的意思──就是修行的一条道路。以上是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经题简略的意思。



述译


后汉迦叶摩腾、竺法兰同译


这是佛教里最初传入中国的一部经。传入中国后,必须要有人翻译,所以在后汉时,由后汉迦叶摩腾、竺法兰同译。迦叶摩腾是一个人,竺法兰又是另一个人,他们两位都是中印度的人,一同翻译这部《四十二章经》。


汉朝有东汉、西汉,后汉就是指东汉。东汉明帝永平三年(当时皇帝的年号叫永平,在第三年的时候),这一年的岁次是庚申,汉明帝作了一个梦,梦见有一个金人,这个金人头顶上有一种光,这光是一种圆的光。他从空中飞来,飞到汉明帝所住的宫殿。


第二天,汉明帝就问文武百官,这个梦是何征兆?


这时有个太史叫傅毅,他对皇帝说:“我听说在西印度有一种神,一般人给这个神起个名字叫‘佛’,现在陛下您所梦见的,一定就是佛了!”


又有个博士叫王遵,也向皇帝说周朝留下一部书,这部书叫《异记》,有什么奇怪特异的事情,都记载在这书上。


这书记载什么呢?书上说佛诞生于周昭王二十六年,这一年叫甲寅。这时候江河泛溢,江水、河水都涨了,流到河外边去;大地也都震动了。这是佛出生的时候,有江河泛溢,大地震动的瑞相。天上又有五色祥光,贯穿太微星。


当时有个太史──太史就是管天文学的,也是管算数的──他的名字叫苏由,他用《易经》来占卦,一占就占到乾卦,得到九五。乾卦九五是“飞龙在天”。得这一卦,他就知道这是西方有大圣人出世,这个圣人在印度传一种教法,这种教法在一千年以后,就会传到中国来,这是太史苏由占算的结果。


于是周昭王就命令人把这事情,刻在石头上记载下来,并将这石头埋在城南边的一个地方,预备将来看看是不是会这样子,一千年以后是不是那种教法会传到中国来?


后来在周穆王的时候,天地又都震动了,并且有白虹十二──白天有十二道白虹贯着太阳。当时有位太史叫扈多,他用《易经》来占算,知道这是西方印度的大圣人入灭了;也就是周昭王二十六年,岁次甲寅出生的大圣人,现在入涅槃了。所以佛出世,这不是偶然的。佛在印度出世,中国的江河都泛滥了,大地也都震动了。佛圆寂的时候,在天上又有十二道白虹贯日,这是佛的出生和入灭,虽然印度离中国这么远,但是中国也都知道,中国人当时也有会算数的,都知道这情形。


从周穆王到后汉明帝时,大约有一千年左右了,所以汉明帝作梦,梦见佛之后,在永平七年的时候,这一年的岁次是甲子,皇帝就命令蔡愔和秦景、王遵三人,带着十八个人到印度去求佛法。在中印度就遇到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两位尊者,他们就和蔡愔、秦景、王遵回到中国来,这时候是永平十年了。因为他们来的时候以白马驮经,所以汉明帝就造一座白马寺,他们回来的这一年叫丁卯。


等到永平十四年五月一日,就有中国五岳山(编按:五岳山是东岳泰山、西岳华山、南岳衡山、北岳恒山、中岳嵩山)的道士来障碍佛教,这就是前面讲的烧经书,结果道教的经都给烧毁了,佛教的经典没有被烧,佛的舍利就放五色的光,到空中结成好像一个伞盖似的,罩着所有的大众,大众见到这情形,就都相信佛教了。



经序


【 世尊成道已。作是思惟。离欲寂静。是最为胜。住大禅定。降诸魔道。于鹿野苑中。转四谛法轮。度憍陈如等五人。而证道果。复有比丘所说诸疑。求佛进止。世尊教敕。一一开悟。合掌敬诺。而顺尊敕。】


世尊:就是释迦牟尼佛,这是佛的十号之一。成道已:就是在菩提树下,夜睹明星而悟道的时候,作是思惟:他作这么一种想──离欲寂静,是最为胜:佛想:“应该先度哪一个呢?应该先做什么呢?”离欲,就是没有欲念,没有染污法。寂 静就是清净,无所作为,在那儿如如不动。这是最殊胜,最不可思议的。


住大禅定:在大禅定里住着,这是最为殊胜。能住大禅定,所以也就能降诸魔道:一切的魔王外道也能降伏了。


于鹿野苑中:佛作是思惟观察,看憍陈如这五个人应该先得度,所以就到鹿野苑中,转四谛法轮:四谛就是苦、集、灭、道。苦,是世间之果;集,是世间之因;灭,是出世之果;道,是出世之因。苦集灭道,这叫四谛法。


佛成佛之后,先说《华严经》度法身大士。因为看凡夫还都不能接受这个大法,所谓“有眼不见卢舍那,有耳不闻圆顿教”,所以才到鹿野苑。这个鹿野苑是以前有两只鹿王,在那儿教化鹿群,所以就叫鹿野苑。这在讲《楞严经》的时候,讲得很清楚,愿意知道这个公案,可以到《楞严经浅释》上查一查。


这时候,马胜、小贤、摩诃男、憍陈如和十力迦叶,他们都在鹿野苑修行,这五个人以前都是和佛在一起的,也是佛的亲戚。马胜、小贤、摩诃男是佛父党的亲戚;憍陈如和十力迦叶是佛的舅舅,是母亲的亲戚。他们五个都是佛的父亲派去侍候佛的人,可是憍陈如和十力迦叶受不了苦,就先走了;以后马胜和小贤、摩诃男三个人,看见佛吃天女送的粥,认为佛不能修苦行,也跑了,都到鹿野苑去了。


佛成道,说《华严经》之后,观察一切应该度的机缘,应该度的众生,知道憍陈如他们五个人应该先得度,就先去找这五个侍者。所以佛就到鹿野苑里边,转四谛法轮──转,是辗转;四谛,就是苦、集、灭、道;法,是方法、法则;轮,因为佛所说的法,是从心性里边流出来的,流到众生的心里头,令众生反迷归觉,所以这叫轮。轮以摧伏为义;摧,是把它摧破了;伏,是降伏。摧,是无坚不摧,越坚固的,越把它摧坏了,也就是能将坚固的外道、坚固的魔王破了,这是轮的意思。


转四谛法轮,是这个世界最先有佛法的时候。转法轮含有三转,三转四谛法轮──


第一转是示转,示就是指示你;因为你不懂,那么我要指示你,我要告诉你,这叫示转法轮。怎么叫示转法轮?就是指示这四谛法是什么。示转又叫初转,就是一开始转法轮,就说:

此是苦,逼迫性。

此是集,招感性。

此是灭,可证性。

此是道,可修性。


“此是苦,逼迫性”,怎么逼迫呢?这种苦很厉害的,令你连气都透不过来,气都不能喘了。压迫着你,这是逼迫性,逼迫得很厉害。苦,什么苦呢?就是三苦、八苦、无量诸苦。


三苦,就是(一)苦苦、(二)坏苦、(三)行苦。什么叫苦苦?就是苦上更苦,苦中加苦,所以叫苦苦。这是什么样的人呢?就是很贫穷的人,吃也吃不饱,穿也穿不暖,所谓受饿、受冻。本来有一间木头房子,晚上可以睡觉。虽吃不饱、穿不暖,但有个地方可睡,这还算不啦!可是打了飓风,或者下了大雨,把房子打烂了,也没有得住了。既然吃不饱、穿不暖,又没有地方住了,你说这是不是苦?


或者有地方住,也可以吃饱,但没有衣服穿,这也是苦中之苦。或者有衣服穿、有地方住,但没有饭吃,这也是苦中之苦。所以这叫贫穷的困苦,贫穷困苦是不容易受的,这种苦逼迫得很厉害。那么富贵就没有苦了吗?孰不知富贵有坏苦。很富贵、很有钱的人,被土匪绑架去了,土匪看你身家值多少钱,譬如你财产有五百万,他就要你六百万,你借也要借一百万块钱给绑票的土匪。这岂不就是坏了吗?把富贵坏了,这叫富贵坏苦。


没有贫穷困苦,也没有富贵坏苦,但这一生由少而壮,由壮而老,由老而死,念念迁流,念念不停,所以有行苦,这合起来叫三苦。


八苦,就是:(一)生苦、(二)老苦、(三)病苦、(四)死苦、(五)爱别离苦、(六)怨憎会苦、(七)求不得苦、(八)五阴炽盛苦。


除了这些苦外,又有无量诸苦,所以说此是苦,逼迫性。


“此是集,招感性”,集就是集聚烦恼,这是一种招感的。你内里边有烦恼,外边烦恼才来;你内里边有贪瞋痴,外边不如意的事情才来了,所以说此是集,招感性。


“此是灭,可证性”,寂灭为乐,这是可证的,可以证得这寂灭之乐。


“此是道,可修性”,道是戒定慧的道──戒道、定道、慧道。戒定慧这个道,要是往多了说呢,就是三十七道品──七菩提、八正道、五根、五力、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。道是可修性的,你可以修道。


以上是初转四谛法轮,也就是示转。


第二转是劝转,就是劝转四谛法轮。佛说:

此是苦,汝应知。

此是集,汝应断。

此是灭,汝应证。

此是道,汝应修。


劝其他人来修四谛法,这叫劝转。


第三转是证转,是证转四谛法轮。

此是苦,我已知。

此是集,我已断。

此是灭,我已证。

此是道,我已修。


证,就是说我不是单单教你们要知苦,要断集,要慕灭,要修道。我还告诉你们:“此是苦,我已知”,我已经知道啦!“此是集,我已断”,因为集是烦恼,我已经断烦恼了,不是说我教你们断,我不断。因为我断了,觉得自在,所以我教你们也来断烦恼,知道这种苦。“此是灭,我已证”,这寂灭之乐,我已证得,所以我现在才告诉你们,也应该证得这寂灭之乐。“此是道,我已修”,说苦集灭道这个道,我已经修好了,我已经不需要再修了。那么现在我希望你们也都知道“知苦、断集、慕灭、修道”这个法。


度憍陈如等五人,而证道果:在三转四谛法轮的时候,憍陈如最初闻到佛所说的法,即刻就开悟了,初证圣果,所以叫解本际,又叫最初解。


憍陈如怎么先开悟呢?这是佛过去在因地做忍辱仙人的时候,歌利王把他四肢都给割断了,问他:

“瞋恨不瞋恨?”

“不瞋恨!”

“有什么证明你不瞋恨呢?”

“我若瞋恨,我这四肢就不能恢复如初;若不瞋恨,被你所剁断的还会长出来。”

说这话之后,四肢又都长出来了。然后忍辱仙人就发愿说:

“我成佛的时候,要先度你,因为你是我的善知识。”


在过去生中,憍陈如就是歌利王;忍辱仙人就是今生的释迦牟尼佛。所以佛成佛了,一看,我应该先度谁呢?应该先度剁我手脚的这个人,所以到那儿给他一说法,他就开悟了,这是憍陈如。


其次,佛又说持戒、布施,怎么样布施?怎么样修持戒律?怎么样能升天?就呵斥欲,说:“有欲念,是不对的,是不干净的!离欲才能清净,得到真正的快乐。”在这时候阿湿婆(马胜比丘)和跋提(小贤)两个人也开悟了,这是第二个开悟的。


第三个,就是在佛又说种种法门的时候,拘利和十力迦叶也都开悟了。这五位先出家做比丘,最先开悟证得四果阿罗汉,所以说度憍陈如等五人,而证得道果了。


复有比丘所说诸疑:又有其他的比丘,以后向佛请法,来问他们所疑难不明白的道理。 求佛进止:请佛决定他们是可以向前修行?还是停止?求佛给他们一个决定的选择。 世尊教敕,一一开悟:佛有教敕。教,教化;敕,敕令,就是给他们命令。佛为他们开示教化,每一个比丘都开悟了,以后合掌敬诺,而顺尊敕:合起掌来恭恭敬敬而应诺,应诺就是秉承随顺世尊所教的道理去修行。


本来我以为每个人都懂了,所以在讲经的时候,就把“比丘”忽略过去了,想不到还有人不太懂。


“比丘”是梵语Bhikshu,译成中文有三个意思:(一)破恶、(二)怖魔、(三)乞士。因为含有三个意思,若只翻译为“乞士”,就没有“破恶”、“怖魔”了;翻译“破恶”,就没有“怖魔”、“乞士”了。因为有多种意思,所以多含不翻,这是五不翻之一。


翻译经典,有五种不翻,保留梵音,不译其义:(一)多含不翻、(二)尊重不翻、(三)此方无不翻、(四)顺古不翻、(五)秘密不翻。所以保留“比丘”两个字,就因为它有多含不翻的意思。比丘三种意思是:

(一)破恶。我们有烦恼,这就是恶,所以应该断烦恼,这叫破恶。

(二)乞士。就是上乞法于诸佛,下乞食于众生的意思──乞法于诸佛,增长慧命;乞食于众生,给众生种福田。

(三)怖魔。在受比丘戒,登比丘坛的时候,得戒和尚问:“你是大丈夫否?”你答:“是大丈夫。”这一答是大丈夫,天魔外道就都恐怖了,所以叫怖魔。


出家做沙弥的时候,必须要知道沙弥是什么意思,比丘是什么意思。出家之后,比丘必须要知道怎么样破恶,怎么样断烦恼。破恶就是断烦恼,我们人的烦恼是最恶的。要知道这人有道没有道,看他有没有脾气,就知道了。有脾气的人,就没有修道;修道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忍耐得下,谁骂他,也能忍;谁打他,也能忍;甚至于杀他,也能忍,这都要能忍的。能忍,还要有智慧,还要能认识。所以比丘是出世的一个相,他能断惑证真,断三界的惑,证阿罗汉果。


这里有个弟子,以前学佛法学了四、五年,到现在才跑到金山寺来,他找了那么多年,才找到金山寺,这都是不容易的一件事。外边很多人都是各处跑,去研究佛法,都找不着真正的地方。所以各位在金山寺的人,不要以为这是很容易的一件事,金山寺是很不容易进来的,各位应该特别注意。